繁體中文
首页 | 最近更新 | 最新入库 | 总收藏榜 | 周推荐榜 | 周点击榜 | 本站推荐 | 申请作家 | 作者中心
您现在的位置:都市言情小说 > 江风阵阵 > 章节目录 第28章 痴痴的旧梦(第1页/共2页)
返回书目|推荐本书|加入书架|标记书签
小说阅读页
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章节目录 第28章 痴痴的旧梦(第1页/共2页)

    刘淌走之前本来和苗苗商量着把孩子由他带回去养着,苗苗看他那样子是真舍不得孩子,但是苗苗也不能同意刘淌这么做。刘淌想着母乳对孩子最有益,于是只好作罢,独自回了。苗苗则请了名育儿嫂。自己单位地址离租房不远,中午时常赶回来看护一下。

    刘淌一走,苗苗才发现,尽管有育儿嫂的帮助,但自己要变成超人,才能让自己的生活和孩子的生活都正常运转,她感慨刘淌之前独自一人带着孩子,从来没有叫苦叫累叫烦。

    在这些年间,南京的房价在不停地上涨。从结婚起苗苗就有时不时地关注南京的房价,但不明白为什么,她的工资虽然也一直在上涨,却永远赶不上房价的速度,她一直觉得买房是困难的无望的,加上黎志云出事之后,她独自一人虽然钱也有多起来,但因为孩子的到来,为了减轻自己时间与精力上的压力,孩子的一切事物都尽量用钱去解决了,经济上一紧,买房就更加是没有指望,不敢想象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刘淌每隔段时间会抽空过来几天,看他们一下;每次走的时候,都买下一大堆东西,再依依不舍地离开,走之前都会紧紧地抱着苗苗一次。苗苗每次都觉得自己要用很大的力气忍着,眼里的泪水才不会流下来。

    糖糖再没有来过,她最后一年的大学生活安排得很紧,有许多扬演出的活动要参与,还有一台毕业演出要准备,同时还要参与一个家里给帮忙联系的单位实习。

    苗苗总能在糖糖发给她的鸡零狗碎的日常点滴的文字信息里,找到许多关于高宇的片段,这个比重越来越大,甚至不少于关于刘淌的内容。

    高宇自从四川回来之后,便与糖糖和刘淌保持着密切的联络,不时来到他们这里作客,有假的时候,几乎天天泡在他们身边,不是和刘淌一起去工地打杂了,就是带糖糖去哪里游玩一下。糖糖把这些都详详细细地发给了苗苗看。

    苗苗看这些信息,主要关注的还是刘淌的信息多一些, 在手机在电脑的屏幕上,微笑着浏览爱的人的日常点滴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苗苗原以为除了忙碌,也就没有,毕竟忙碌是很容易去适应的。直到有天上班时,育儿嫂电话打给苗苗说小娃好像是发烧了。苗苗才经历了一扬大劫难一般,她第一次知道,自己一个人走下去,是多么需要来一双帮手。

    抱着孩子在输液大厅打点滴,孩子在怀里睡着了,而育儿嫂到了本周放假的两天的下班时间回家了,苗苗在夜幕下的大厅里,孤独和疲劳成倍地袭来,焦虑而导致紧绷的神经让她不能睡着。硬撑着直到打的回到家里,已经夜半,把孩子清洁再哄睡,折腾完看钟,已经夜里两点半多。

    苗苗关上孩子的房门,这才发现自己这晚一直微微的腹痛,可能是因为晚饭没吃,一瞥眼见到冰箱边靠墙的几个箱子,是刘淌之前买来储备的方便面。她赶紧用电烧壶烧开水,把方便面拆了一包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当她狼吞虎咽地啜着面条,脑海里都是刘淌的样子,眼泪都滴进了面汤。

    次晨好在是周末,天未亮透,苗苗又在孩子的啼哭中醒来,她才发现自己和衣睡着在了饭桌上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赶紧起来看孩子。喝奶、喂药、清洁,等她真正把孩子安抚在婴儿车里,她才开始给自己洗漱,并开灶给自己准备点早餐。

    蛋正在锅里煎着,人还恍恍惚惚,她想着在周末,再雇一个钟点工帮忙家务, 找手机才发现昨晚到家里已经没了电都没有记得充。她把煎好的蛋盛到盘子里,端到桌上,才去把手机插上电。

    等她再一次从自己的生活和孩子的日常看护中抽出空闲,去找自己的手机,已经是快中午了。竟然一直没有开机呢,苗苗打开手机的电源,屏幕上显示出糖糖以及一些陌生 号码给她打的总共十几个未接电话。

    一个雷在苗苗脑壳里炸了,一定是刘淌出了什么事!

    她这一瞬间的预感估计的没有错。刘淌像近期的往常那样,大早和几个同事从龙开河边经过,要去到一个新楼盘里几个他们承包的装修单位去上工。自从那年救灾官兵们建设过并离去后,龙开河被开发修整,现在已经是一条有着两岸风景优美的公园的城中河。而这天河中吞了一个上学时贪玩捉虫走到河边的小学生,刘淌见状边吩咐同事打电话叫人,-边脱了外套跳进了河里救人。

    在大家七手八脚把刘淌和孩子都拖上岸的时候,又一群人蜂拥着给昏迷的孩子做救治,没一会儿救护车也到了,在这过程里,同行的一个工友精神慌乱中打了糖糖的电话,但没有把事情描述清楚。而糖糖接到电话没有明白刘淌最后怎样了,听成了大家都在救刘淌。请了假,马上着急往家里赶,一路上胡乱地打电话,给父母,给高宇,给苗苗。

    糖糖的父母此时一位在手术台,没有接电话,一位在出差开会中,也没有接听到,而苗苗的电话也打不通,这都增加了从武汉急急往家里赶,却还没有赶回家的糖糖的焦虑。当她还坐在车上接到苗苗的电话时,开始对着电话悲号。

    糖糖的号啕让苗苗六神无主,听糖糖说的是刘淌在抢救,本就没有睡好的苗苗一个趔趄差点昏倒。她放下电话,把孩子的东西囫囵地往背包里塞了一堆,拿上钱和电话、钥匙,抱起孩子就冲出了门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路上的司机和旁人,看着涕泪满面,怀抱孩子还背着大包,一头乱发的苗苗,都纷纷尽量给她行着方便。苗苗连平时最常行使的礼貌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坐在火车上,算是得到了片刻的安宁,所幸也不是人流高峰时期,苗苗来到她的卧铺车位,坐下后就如一摊泥一样,感到全身无力。车外的风景在飞速地离开苗苗的视线。怀里的孩子有点哭闹,她把孩子放在铺位上,手臂被行李勒的和抱孩子累的酸痛一阵阵地袭来。 她轻轻地拍着孩子,无意识地哼起歌来。

    卧铺车厢的人并不多。苗苗也还是尽量压低声音,怕吵着周围。小孩子在妈妈的歌声里睡着了,苗苗唱着唱着,自己的焦急情绪缓解了点,她帮自己擦擦泪,还继续唱了一会儿,怕孩子没有睡沉。她的歌声把一个人吸引了过来,这个人经过苗苗的铺位时,对这个歌唱的女子好奇地望了一眼,这一望,让他停下了脚步。他在苗苗对面的铺位上坐了下来,静静地看着苗苗。

    苗苗抬头一看。岁月就如同窗外的风景一般, 消逝的那么快,又来得这么急,昔日的恋人就这么出现在她的眼前,在她如此慌乱的精神状态下,和如此不修边幅的外观前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苗苗不自觉地说出这四个字。葛青的样子变化真大,从前清瘦没有血色的模样已经无法再呈现了,眼前的这个葛青面相饱满,面带红光,齐整的短发在帽檐下露出修剪得当的发际线,壮硕得多的身材被裹在笔挺的制服间,气质-改往日骑着单车于风里穿行,或是在工地上于工友间一身泥灰疲惫瘦弱、精神萧索地休息等餐的状态。他自信地微笑着看着自己。苗苗也回之以莞尔。

    葛青说:“看你脸肿着好像哭过了,看来你嫁的人好像对你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苗苗说:“他活着的时候对我还行吧。就是背着我和别人有另一个家,他已经死了,到死没有看到这个孩子的面,算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吧,我也没有什么好怪他的了。”

    葛青表情严肃了些:“哦。那你现在一个人吗,为什么哭了?这是从南京回家?”

    苗苗把糖糖告诉她刘淌的消息的事情告诉了葛青,葛青静静地听完了,安慰了一会儿然后说:“还没有亲眼见到,不要先这么着急下结论。情况也许没有那么坏。龙开河很浅的,新开发以后这也没有几年,河

江风阵阵独家发布于女性小说专业网站-都市言情小说,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、更全,都市言情小说已开通手机网站,m.dushiyanqing.org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,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。
最近阅读纪录:最近阅读纪录:
发表书评:
返回书目|推荐本书|加入书架|标记书签返回顶端↑
Copyright (C) 2002-2009都市言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
本站所收录章节目录 第28章 痴痴的旧梦(第1页/共2页)-江风阵阵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